發佈日期: 28 則留言

該寫啥呢?修羅的實體店面,再度開幕!!

說真的在我有生之年到現在以來,似乎不曾幸運過,幾乎可以說,我一直都很衰,連我的朋友們都是這麼感覺,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原本保全做的好好的,也幹了滿一年了,坦白說這份工作居然是我出社會以來能順利作最久的工作,所以我也很珍惜這份工作啊!!

大約在今年六月初時,我的一個朋友打給我,問我要不要去他們公司做;我的朋友在一家網路公司的某部門擔任經理,當初他覺得我能力OK所以找我進去擔任程式工程師,那時我已經對晶華酒店的朋友們朝夕相處,突然要我離開我很不捨,所以我告訴我朋友,可不可以讓我做到七月底,我再去你們公司做?

朋友說OK,那麼七月初時,我就跟我們保全公司的副理提了,我說我做到七月底就不幹了,所以我們保全公司就開始物色適當人選,然後在七月25日,讓我提早從晶華酒店畢業,之後,我打電話給我的朋友,想說告知我提早畢業了,誰知道……….朋友居然跟我說……公司以業績不佳為由,把那整個部門給裁掉了,連他也失業了……這下子真的靠北啊………….囧rz

朋友在找出路,當然我也要,後來想想,也好,順便休息幾天,所以我下彰化幾天,心情沈澱幾天,對於那些排班計程車司機,我一直不好意思說,畢竟這麼巧的事情,我回家說給我老爸聽恐怕他老人家打死都不相信,對我來說,大家眾所期待與祝福的事情,現在變成誤會一場,我也沒臉說;對我來說,這確實是一件很讓我沒有面子的一件事情。

失業畢竟已經是事實了,然而現在,我決定接下一家爬蟲寵物店,我要繼續做下去,常常有人說,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也有人說,知道那地方會令自己跌倒,就不該再重蹈覆轍……….。

什麼都好,三年多前,我就已經從爬蟲的飼養玩家,不小心被洗腦去開店,變成爬蟲賣家與商家了,我的一隻腳既已踏了進去,也等於身陷泥淖,無法回頭,因為,畢竟我已經拼了那麼久了,要我放棄,談何容易???我想,我這輩子很難得去堅持一件事情,打從我混兄弟到徹底看破黑社會,我現在,只想堅持一些事情,讓我一直到老,至少不枉此生。

因緣際會,我從沒想過我會接下這家爬蟲店,但是,我接下來了,在此之後,我的身份又恢復成真正的爬蟲寵物店店家了,能撐多久我不知道,但至少現在,我還是繼續的堅持,現在的我已經沒有退路,只能向前衝,然後再看看,到底好不好:我的抉擇,到底正不正確??

怎樣都好,反正我沒得選擇,店我也已經接下去做了,爬蟲界的商業圈中打滾這麼久,期間我很感謝那些眾多支持我的朋友與網友、商家、貿易商與單幫客,感謝您們這麼對修羅相挺,我真的很感動,當然有大家的支持,才是修羅繼續堅持下去的原動力,在專業之外,我還是要有麵包的支持,我才能長長久久的經營下去。

這一家爬蟲店,應該很多朋友都不陌生,它以前叫做鱷夜叢林,現在叫野叢林,我接手之後,要不要在改名字,我還在考慮,因為換店名並不是那麼容易說換就換的,現在的這家爬蟲店,就由我跟小劉一起經營,不過顧店的絕大部分都是我了。

野叢林爬蟲生態館
店面地址:
台北市文山區汀州路四段三號

聯絡電話:0919342882 鄭國祥(阿修羅)
營業時間:下午三點~凌晨十二點

 

 

發佈日期: 2 則留言

超Q的狗寶寶等待新主人認養!!(已送出)

這是一個蠻急的案件,朋友委託我代為尋找狗主人,是一隻非常可愛的小狗狗喔!!因為是蠻急的事件,所以喜歡牠的朋友趕快跟我連絡。

我的聯絡電話:0919342882 找阿修羅就可以啦!!

這是一隻預估出生約一個月的小小baby狗,長相可愛是用紙箱裝著被丟棄在馬路邊的。發現他的當時烈日當頭小狗已奄奄一息,於心不忍帶回家照顧。但是我也常常在當中途家庭,家裡面的貓貓狗狗已經過多,無法再收容他了。

希望能有愛心人士可以收養他,看體型長大應該是中型犬。相當乖巧不會亂叫也很健康愛吃,也希望有別的愛心中途可以幫忙養他。

被丟棄在路邊,眼神無辜的可愛小小米克斯犬

我什麼時候才能找到愛我的爸爸媽媽呢

背面也來一張

最後希望大家幫幫忙,不能養的人也請幫忙問問看,因為爸爸媽媽不允許我真的不能再多養他幾天了。

文章出處,朋友是位美女喔!認養的人相信她會很感謝你的~~~~
http://tw.myblog.yahoo.com/sweet_frog119/article?mid=201&prev=-1&next=197


感謝諸位善心大德的關注,這一隻狗狗已經找到領養的主人了,所以就不用再詢問啦!!

發佈日期: 10 則留言

2008/08/25 – 拉拉山野探

今天,決定自己放一天假!!因為朋友又找我去山上野探囉~~~XXDD

(謎之聲:小劉兄,我顧了好幾天了,今天就換您辛苦一點,先顧店吧~~~)

這一次算是比較罕見的,我們選擇下午出發,下午一點多志明兄到店裡找我之後,再去接幾位朋友,弄來弄去之後,我們約在下午兩點半左右,正式驅車往拉拉山出發,希望這次可以找到一些晚上不容易發現的爬蟲……….


才剛到山的入口處,就看到令人扼腕的事情…..這是一條很大的臭青母,幾乎有我的手腕粗了,沒兩公尺至少也180公分了,才剛被輾死不久,照片中感受到陽光沒?這就是白天野探的好處,可以遇到晚上遇不太到的物種,而這一條臭青母就是了。


山壁是頁岩的地形,這是一個蜘蛛巢穴,乍看之下很像是上戶蜘蛛的巢,而且還蠻大的,是巨型上戶嗎??很抱歉,這連上戶蜘蛛(Macrothele .sp)都不是…..在我經驗裡,在這種環境築巢的幾乎都不會是上戶蜘蛛那類的。


這裡有一海票的普刺特草(Pratia nummularia),這種野生植物的果實其實可食而且味道還不賴的,野外求生的話記得這種植物,加減可以充飢或解渴。


又來了~~~!!野生的蛇莓!繼上一次我看到並吃過覺得一點也不甜之後,這一次我看到的這些似乎更大顆更成熟,嘴饞的我還是摘了兩顆吃吃看…..嗯嗯,倒是有甜一點了,不過還是挺酸,唉唉…..野生的果實咩,你能要求它跟人工種植的一樣甜美嗎??那就想太多啦。


山壁上,一根樹枝粘在那邊……..?
還想騙我~~~!!樹枝哪有這樣粘著的啊!你明明就是竹節蟲!!擬態可做的真好啊,這是一隻母蟲。


走了一陣子了,山壁上掛著一張小蛇蛻,我沒去注意這是什麼蛇蛻下來的皮。


這真的很巧,就在那張小蛇蛻的上方一點,我撥開雜草見到一張大點的蛇皮,我猜這應該是臭青母的蛇蛻,因為…..牠那蛇蛻的臉就一整個很臭青母的感覺啊………………..=..=


然後…..見鬼了,這是玉米嗎??台灣有野生玉米??看那玉米植株與那玉米鬚,我很難不認為它是玉米…..但台灣會有野生玉米?如果是,我想應該是歸化的,只是老子是第一次看到。


然後遇到,這是我們在山上的零食之一,這是榿葉懸鉤子(Rubus alnifoliolatus),也是可食的野生植物果實,看這果實鮮紅的程度,正是時候,所以當然,當我拍完照片之後,所有成熟果實都被我們給摘來吃掉了~~~~XXDD


小插曲 – 竹節蟲交配,發現環境同樣是在山壁上,上公下母,也就是小隻為公的大隻是母的。

這個時候,差不多是下午六點多,天色已經開始暗了,我們停車休息了一會,抽根煙聊聊天、吃個麵包充飢之類的,半個小時之後是晚上七點了,這時候我們做第二次行動,開始找夜間出沒的動物。


這是令人更扼腕的事情啊啊啊啊啊~~~~~!!!這是一條剛被車子輾死的金絲蛇(Natrix miyajimae),也稱台北游蛇,是很珍貴稀有的台灣蛇,剛發現牠是還在動呢!真是令人想哭啊,早個幾分鐘,也許它的下場就不會如此了………


不過至少,開始發現活的蛇了,這是一條梭德氏游蛇(Amphiesma sauteri),我可能至少有五年以上沒有在野外看到活著的梭德氏游蛇了,這是一種很可愛而且相當溫馴的小型蛇類,真‧的‧非‧常‧可‧愛!!!


那邊趴著一隻台灣鞭蠍(Typopeltis crucifer),說真的我是對牠完全沒興趣啦,因為我很討厭牠放出來的醋酸味道,所以我也就沒碰牠,拍張照片也就算了。


一隻體型很大的盲蛛(Opiliones .sp)在那邊搖搖晃晃的,展足應該我巴掌大也許超過;因為修羅的相機是那種很爛的420萬畫素傻瓜數位相機,牠又一直晃,所以拍的不好還請見諒。


然後最後…..最不枉此行的,就是我們終於,找到了一條活的金絲蛇!!!這是我們一邊找蛇一邊聊天、一邊用蛇鉤戳著路邊的落葉堆,然後“揪”~ 的一聲跑出來的,這時候大家看到活體,簡直是欣喜若狂啊~~~~!!!!


這張照片有點噁心,但是我很有興趣,我覺得牠應該是一隻竹節蟲,重點是體側爆漿那裡,一堆寄生蟲,我雖然對寄生蟲不甚了解,好像線蟲之類的吧。


朋友在溪邊抓螃蟹,我倒是沒興趣,因為我那裡有的應該都是拉氏清溪蟹吧!所以無聊我就拍了這一張,這是一隻斯文豪氏赤蛙(Rana swinhoana)。


最後,這是我們的回程的路上,這是一隻被輾死的金絲蛇,到此為止,因為已經很晚了,所以我們再也沒有任何興趣,去拍什麼東西了,兄弟們,咱們打道回府吧!!!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最奇特的鱷魚 – 食魚鱷


↑成年雄鱷吻端具有瘤狀構造,但其作用為何尚不清楚。

學     名:Gavialis gangeticus (Gmelin, 1789)

英     名:Ganges Gharial、Gavial、Fish-eating Crocodile

別     名:恆河鱷、長吻鱷

科     名:食魚鱷科(Gavialinae)

      佈:亞洲南部,孟加拉曾經有分布,但目前已滅絕。棲居在如恆河等大河流中。

生態習性:本種又稱恆河鱷(Gavial),食魚鱷是食魚鱷科中唯一現存的種類,僅有一屬一種,在所有的鱷魚種類中,食魚鱷能在水中潛伏的時間最長,可以達到一個小時以上,分布限於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已滅絕)、緬甸和尼泊爾的寬闊河流中,很少離開水,以魚為主食,但偶而也會獵食水生甲殼類、青蛙與小型哺乳動物;食魚鱷體型雖然大,但尚未傳出吃人事件。

卵生日行性,繁殖季在每年的12月到隔年1月,產卵期則在3~4月,每次產下約40~90枚卵,卵的孵化期平均為71~93天,幼鱷在經過8~12年之後達到性成熟,跟其他鱷魚不同,因為食魚鱷的嘴部過於細長,所以並無法與其他鱷魚一樣可以銜著幼鱷,當幼鱷孵化後,雌食魚鱷會將幼鱷引導至水邊,並且一樣會守護幼鱷至一定時間。

與其他鱷魚一樣,食魚鱷因為皮製品、傳統用藥、狩獵、貿易等等關係而瀕臨絕種,然而尼泊爾與印度這幾年來大力推動的復育、野放計畫,已經漸漸重新建立起食魚鱷在棲地的族群數量。


↑食魚鱷的頭骨,本種的吻相當細而長,口內牙齒多達100顆。


型態特徵:
食魚鱷身體修長,體色為橄欖綠,嘴部極長而窄,口中有多達100顆且大小不一的牙齒,這樣的構造使得牠們可以輕鬆的獵捕魚類,成年雄鱷的吻端有個肉質的圓形突起,但其功能目前尚不清楚。食魚鱷也是世界上體型最長的鱷魚之一,體長可達4~7公尺,1908年據說曾捕獲到過一條超過9公尺長的個體,但數據極可能被誇大。

保育狀態:目前列為CITES I,華盛頓公約一級保育類動物;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列為極度瀕危(Critically Endangered)。

發佈日期: 42 則留言

【轉貼】網路聊天室的真貌

禮拜日,看完dvd之後,我很無聊,腦子開始高速運轉著接下來能做的事情。

正當想挑一樣來做的時候,看見網頁又冒出一堆被強暴、網友見面被迷昏之類的新聞。

這時候我實驗的個性又開始蠢蠢欲動。

腦子突然浮現出很邪惡的想法,這個點子有點變態,但是為了要讓夢幻年輕女孩知道一些事實,我願意當個短暫的女人。

馬上進行實驗,鍵上我要前往的地方─網路聊天室。

特別挑了無色情的聊天類別。

我選擇了「麻豆小惠」當我的暱稱。

一進去聊天室,一堆褲檔鼓鼓的腦殘男人密老子,像是排山倒海般的席捲了整個畫面。

我挑了一個id聽起來很正經的男人開始進行測試。


長島冰茶:「安安,妳好,要聊聊嗎?」

老子:「安安唷!好啊^Q^。」

打上這表情自己都覺得噁心。

長島冰茶:「我先跟你說,我跟一般聊天男生不一樣的。」

長島冰茶:「我身高178cm62kg,住台北,妳呢?」

老子:「我164cm44kg,板橋這。」

長島冰茶:「聽起來就是美女的感覺,呵呵。」

其實這時候的我正在刁煙摳腳中。

老子:「迷有啦!>”<我是豬頭。」

必須裝一下可愛。

長島冰茶:「呵呵,呆瓜,我最愛豬頭了。」

老子:「男生不是都以貌取人嗎?@@a」

長島冰茶:「拜託,妳拿我跟那些畜生比較,我會生氣喔。」

老子:「本來就是了啊,一堆都愛正妹啊!一”一」

長島冰茶:「我很慎重地跟妳說,我真的不是那種人。」

長島冰茶:「愛一個人不是看外表的。」

他開始在解釋自己是個多正經八百的正人君子,說什麼網路聊天室是第一次來,很緊張之類的屁話。

聊了一小時,他開始切入主題了。

長島冰茶:「小惠,妳漂亮嗎?」

奇怪之前不是說不以貌取人的。

老子:「人家都說我像楊丞琳,但是我自己不覺得啦‧‧」

長島冰茶:「寶貝‧‧其實我今天心情不好,我想見妳,你願意跟我見個面嗎?我開車去接妳。」

老子:「不太好吧‧‧現在新聞一堆被‧‧‧」

長島冰茶:「妳不相信我的為人?好難過‧‧我純粹是想找人散心‧‧」

老子:「‧‧‧不是不信你啦!幹麻這樣‧‧只是現在很晚了。」

長島冰茶:「陪我看個夜景‧‧累了我們可以去旅館休息啊。」

老子:「我們又不熟去旅館做什麼?」

長島冰茶:「妳當我是什麼‧‧只是怕妳累,妳好像警覺心很重。」

老子:「旅館不去啦!怪怪的。」去還得了。

長島冰茶:「小惠,我被其他人誤會沒關係,但是被妳誤會我真的很傷心,如果我有遐念,我幹麻又跟妳聊這麼久?

我直接說要做就好了,而是我真的心情不好,想找人陪,太晚直接在旅館休息,妳卻以為我想幹麻!

算了‧‧不聊了!當我們今天沒聊過‧‧」

這傢伙是高手,以退為進,想讓我除去心防答應,可惜他遇到的是一個裝女人的我。

老子:「嗯,掰掰。」

長島冰茶:「‧‧等等,妳電話幾號,還是我留給妳?」

老子:「你本名是什麼?我想更了解你。」

長島冰茶:「你又不跟我去散心,旅館又以為我要幹嘛,還要知道我名字做什麼?我叫陳正x。」

老子:「你‧‧老實回答我,我就跟你出來,你是不是想要我?」

長島冰茶:「‧‧‧‧‧‧‧‧‧‧‧‧‧‧‧‧」

老子:「說真話,我討厭說謊的男生。」

長島冰茶:「嗯‧‧我想跟妳做‧‧」

我猜他褲檔已經鼓到最高點了。

長島冰茶:「小惠,既然說真話了,我不瞞妳說,我第一次來這是找援的,

只是遇到妳我恍然大悟,真愛不是靠金錢來找的‧‧希望妳不會看不起我‧‧」

老子:「電話你留給我。」

長島冰茶:「0936xxxxxx。」

老子:「這電話名字是你本人的嗎?」

長島冰茶:「嗯,我的。」

老子:「我也老實告訴你。」

老子:「陳正x,我是網路少年隊,剛剛的對話都已經測錄了。」

長島冰茶:「???」

老子:「關於您剛剛找援,過幾天會請您來局裡協助調查。」

十分鐘沒有回應,我猜他應該“消火”了。

長島冰茶:「哈哈!其實剛剛電話是我亂打的,我不是陳正x。」

老子:「我們會依據網路ip查詢今日的案件。」

長島冰茶:「你不能抓我,我沒有犯罪。」

老子:「呵呵,笨蛋,我是騙你的啦>”<」

長島冰茶:「??」

老子:「我是在試探你有沒有騙我啊,呆呆。」

長島冰茶:「‧‧‧‧‧‧‧‧‧‧‧‧‧‧‧‧」

長島冰茶:「寶貝‧‧妳‧‧妳害我嚇了一身冷汗,我要好好處罰妳=.=」

老子:「什麼處罰?」

長島冰茶:「用我正義的肉棒制裁妳!!喝!你這愛開玩笑的淫娃!〈開玩笑=.=〉」

老子:「北七,我是男人。」

長島冰茶:「呵呵妳又想騙我了‧‧‧」

老子:「老子真的是男人,你不信?」

長島冰茶:「妳打一句髒話我看。」

老子:「x妳老師,我是男人。」

長島冰茶:「‧‧‧‧‧‧」

老子:「你為啥要在網路上面騙女生?」

長島冰茶:「x你娘!你他x的機x白木啥小?x你勒水煎包!」

長島冰茶:「你老師你電話幾號?出來講啦!x!林北xxx盟的你死定了!xxxxxx!。」

麻豆小惠已經離開聊天室,歡迎下次光臨!!

寂寞喵喵已經進來聊天室,大家歡迎她!

長島冰茶:「安安,要聊天嗎?」

寂寞喵喵:「嗯,ok啊。」

長島冰茶:「我剛心情很差,有個死人妖騙我。」

寂寞喵喵:「他怎樣騙你?」

長島冰茶:「裝女人又裝警察,我沒遇過這種人,好好一個聊天室被他氣氛用的很糟。」

寂寞喵喵:「你找援?」

長島冰茶:「不是,總之一言難盡,要不要出來陪我喝茶?」

寂寞喵喵:「不太方便耶,我們不熟。」

長島冰茶:「妳不信我?我跟一般男生不太一樣。」

寂寞喵喵:「嗯,感覺的出來。」

長島冰茶:「果然我用真心可以讓對方感受到^^。」

寂寞喵喵:「嗯,那陳正x你哪時候要來接我?」

長島冰茶:「??妳怎會知道我名字?」

寂寞喵喵:「我是剛剛那位麻豆小惠。」

長島冰茶:「‧‧‧‧‧‧‧‧‧‧‧‧」

長島冰茶:「x妳娘!」

長島冰茶已經離開聊天室,歡迎下次光臨!!

這實驗目的是警惕所有女性。

發佈日期: 10 則留言

陳水扁爆發洗錢醜聞,我就是一整個爽啦!

不要說我挺藍挺綠,但是陳水扁這件事情一爆發,老子就是一整個心情爽,為什麼?因為這一切的一切,就是陳水扁與民進黨的幾乎所有成員,一整個咎由自取的下場!!

深綠挺綠人一定沒辦法接受我的這份說法,那我可以告訴您,您們的腦袋已經被民進黨一貫的意識形態,經年累月的侵蝕到幾近腦殘的程度了,什麼事情都是綠色對!卻完完全全的漠視一直以來政治圈裡的一些做法,一些不得不做的非法或者不成文規定的方式。

余天說的非常對,政治本來就是很黑暗的一面,坦白說,它比黑社會還要黑暗,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是非得要金錢去處理,雖然不成文,但卻是亙古不變的運作方式;黑社會只是政治的縮小版,黑社會與政府掛夠,在全世界的眾多國家來說,這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了,只是在台灣這種事情被故意放大、故意對焦,用來顯示那些強調著自以為是、自詡與眾不同者的無上清高。

當然這種事情,如果說出來,在道德觀念下,無論全世界哪個國家都是無法接受 — 它本來就是地下秩序啊!你不說時,只要政府有在做事,只要真的是對自己國家、百姓有利的,百姓感受到回饋,政府做些什麼事,百姓何須在意與過問?很抱歉,民進黨就是把要它放大處理,然後也因為如此,民進黨順利的取得台灣人民的青睞與支持。

結果如何?當民進黨執政時,還不是一些事情非得這麼處理(例如金錢外交,你講給人民聽,百姓絕對不爽,民進黨當初做過什麼承諾?)?怎麼著?自己執政時,說的挺好聽,倒不順著做做看?當狐狸尾巴露出來時,只要統一說了經典的那句話:跟國民黨比起來,我們算小咖,真要算的話,請國民黨把黨產還給人民。

Hay Man~講那是什麼雞掰話啊?喔,國民黨他們叫做貪,你們民進黨這就不算是貪喔?你跟老百姓講這種喇滴賽的話,那好給你們貪,但是你們執政八年,請問貢獻在哪啊?經濟跑哪去了啊?邦交國又跑幾個掉了啊?啊不是說國民黨貪你們就是要清廉?貪的比較少就算清廉喔?

再強調一次,余天說的對,政治本來、確實就是非常黑暗的圈子。

美國是世界第一大強國,擁有國際制裁權力,他們可以制裁伊拉克、可以理所當然的制裁被國際公認的恐怖分子;請問,所謂恐怖分子的定義?在政治中,是與非早已是舉手多的那方算數了,誰跟你談道德觀與生命價值觀?美國可以因為舉手的人多,一副英雄老大貌,好吧我來制裁,事實上就是殲滅、剷除異己,請想想,誰敢說不是這麼樣的??誰又敢說,美國是不對的?我想也只有被稱為恐怖分子的人們。

我不相信美國政府官員不貪,然而包括法國、英國等等…..,這裡面絕對都有貪官,只是比例占多少,我不知道,也不是我們有能力去淌渾水的範圍,問題在於,官員們對自己的國家盡的力量有多少,那才是重點。

既然納稅是國民應盡的義務,既已繳納,政府如何運用,我們寄望、我們期待,但不過問,因為我們也無從、無能過問,只要真正是為我們老百姓謀福利的,要建設要吃錢,又如何?錢我們是繳出去了,我們當然只是希望國家富強、有尊嚴、經濟起飛,只要可以實現,我們管你們錢是怎麼用的,不是嗎?

因為政黨惡鬥,就是會出現這樣子的情形,有一些黑箱作業程序,這是政府中的特有文化,我們百姓本來不該過問,但是民進黨就是要掀出來講,講到國民黨像黑社會般,講到國民黨治國是黑金治國,似乎國民黨皆沒天良沒人性,唯有民進黨才是明燈;是的,所以我們投給您們了,那麼結果呢?

說中國大陸是共產主義,結果人家支持者多不多?一堆人在中港台論壇就政治而罵來罵去;當年中國駭客跟台灣駭客的攻防戰,我歷歷在目,如果中國不是開始讓人民感受到好的氛圍,會有越來越多的中國民眾這麼做嗎?這幾年來中國的改革,你能說他封建嗎?中國越來越強大,民進黨越來越故步自封,不是說民主進步黨?對我來說,這根本就是夠屁不通!一坨爛狗屎~~!!!

民進黨說,國民黨就是要弄給他們死,請問民進黨,您們的出現,不就是要弄國民黨於死地嗎?冤冤相報何時了啊…..少在那邊龜笑鱉沒尾、鱉笑龜沒皮了啦…..天下烏鴉一般黑啦,少自詡是白烏鴉,卻做著天下烏鴉般的勾當,這算什麼東西??

明明是政治惡鬥,卻牽拖萬拖的扯到老百姓,百姓何辜啊!繳錢納稅之後還要被兩黨朝令夕改的政策操弄、情緒遙控,情何以堪啊…..而您們,於情於心,何忍啊~~~~!!

民進黨,您們總說自己跟國民黨比起來與眾不同,在政治手段上,卻做著根本相同的事情,也許您們有所感觸:不得不為,沒錯,那麼,為什麼要把話說的這麼滿?說的這麼早而篤定?當您們開始著手治國時,您們就會了解,什麼事情真的是有所為,而有所不為。

當您們咬著國民黨的屁股說著,這些事情不對時,請自己想想,有沒有什麼好方案,可以用別的方式處理,而不是為了反對而反對;當您們置身事內的時候,您們能不能處理,結果,您們就是自以為清高,自以為是,咬著國民黨屁股不放,卻忽略了這些事情不只是台灣,在多數國家其實是亙古不變的處理方式 — 只是他們並不掀出來,因為這攸關國家利益與名譽。

既然如此,國民黨會反咬著您清高的屁股不放,那也是正常的,因為他們也想看您們,沒有這些黑箱作業程序之下,您們要如何處理這些政治難題?結果是,您們口中說著捍衛台灣尊嚴,然而卻根本不是那回事,好多變成國際笑話。

哈哈~~!!汝等之輩,亦不過爾爾,今天這些事情,真正確實是您們民進黨自己咎由自取,又能怪誰呢??看著吧!!再來只會跟肉粽一樣,越牽越大掛,畢竟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以上言論僅代表本部落格所有者 – 阿修羅的個人立場,並不代表任何政黨,這一篇文章,只是修羅個人的情緒抒發,請看看就好,謝謝。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殺戮機器之 – 薩氏巨蜥

學    名:Varanus salvadorii (Peters & Doria, 1878)

英    名:Crocodile monitor、Salvadori’s monitor、Tree Crocodile

別    名:鱷魚巨蜥、粗鼻巨蜥、樹上的鱷魚

科    名:巨蜥科(Vardanidae)

分    佈:分布於巴布亞紐幾內亞的南方海岸。棲居於低地森林,尤其是靠水的地方。

生態習性:本種在巨蜥中被獨立為巴布亞巨蜥亞屬,僅一屬一種;多棲息在沼澤地區,而且幾乎為完全樹棲性的巨蜥,體型雖大但相當會爬樹,長到誇張的尾巴有助於纏繞樹枝,以爬蟲、青蛙、鳥類、蛋和小型哺乳動物為食,性情膽小而容易緊張,但很容易就會變的溫馴,飼養難度頗高,飼養空間必須為立體的延伸環境,並在裡面放置供其棲息攀爬的樹木,在溫度方面,薩氏巨蜥可忍受攝氏22~30℃的平均溫度,而加熱點必須維持在35~45℃左右,因本種的體型會長到很大,而且個性相當神經質與凶猛,所以並不建議新手飼養。卵生,每次產下約 12 枚卵,孵化期約為176~205天,孵化溫度約為攝氏 28~30℃。

型態特徵:這是世界體型最長的巨蜥,平均體長可達2.5公尺以上,人工飼養紀錄可達3公尺,不過平進不會大於2.5公尺,成體最大紀錄可謂眾說紛紜,據稱有人曾見過達500cm的個體,不過比較可靠一點的紀錄為475cm(Wood 1982),可惜當初的標本已經毀壞;目前現存最大標本在大英博物館內,約達4.5公尺左右。

不可否認的,薩氏巨蜥在長度上絕對是超越科摩多龍,但體重上並不會比科摩多龍重;腳爪相當大型發達,舌頭為黃色,身體佈滿淺黃色的橢圓形斑點,頭部呈寬闊的方形,喉部有許多皺摺,吻端較其他種巨蜥來的粗大;尾部相當長,為身體(含頭部)的250~300% 左右,便於在樹上活動時抓握樹枝,遇到威脅時還可充當鞭子攻擊敵人,牙齒數目並不多,但每一枚都相當大型且較彎呈鋸齒狀,便於切割肉塊。

※附    註:薩氏巨蜥在台灣寵物市場中有少量的出現,就爬蟲寵物來說,薩氏巨蜥是一種深具危險性的蜥蜴,以構造來說全身都具有攻擊力,粗暴兇猛的個性、大型且鋒利如刀刃的牙齒、巨大的腳爪與細長如鞭的有力尾部,可以說隨意的一個動作都可以造成飼主重大的傷害,修羅見識過一隻全長近三公尺薩氏巨蜥的那種力道,那腳爪與利牙真的只能用恐怖來形容。

國外有許多遭到薩氏巨蜥咬傷且造成嚴重甚至無法完全復原的傷害案例,台灣在數年前也曾有一個寵物店店員因疏忽而手掌被咬傷,造成永久性傷害的案例,想要飼養薩氏巨蜥的朋友真的不可不慎,也請三思而後行

在日本,薩氏巨蜥在寵物店流通的巨蜥類寵物中是唯一被列為特定危險動物的巨蜥,飼養必須向政府單位申請許可。目前台灣所引進的薩氏巨蜥都是野生的成體或亞成體,所以相當不建議入門者去嘗試飼養,當然一隻從小就常常接觸人類的個體就可以相當溫馴,也期待台灣往後可以合法進口人工繁殖的幼體薩氏巨蜥。

雖然薩氏巨蜥名列世界最長的巨蜥,不過因為尾巴佔了絕大多數,以吻肛長來說,牠還是無法排進世界前五大巨蜥內(第一科莫多巨蜥,第二澤巨蜥,第三眼斑巨蜥,第四尼羅巨蜥,第五黑喉/白喉巨蜥)
 


薩氏巨蜥的頭骨照片,其牙齒巨大如匕首般且呈鋸齒狀,便於切割肉塊。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最傳奇而罕見 – 亮蜥

學    名:Proctoporus shrevei (Parker, 1935)、Riama shrevei (同種異名)、Oreosaurus shrevei (新學名)

英    名:Luminous Lizard、Shreve’s Lightbulb Lizard

科    名:美洲蜥蜴科 (Teiidae)

分    佈:僅發現於千里達北部的阿里波洞(Aripo Caves)。棲居在雨林洞穴中。

生態習性:這是一種相當稀有的穴居蜥蜴,主要在夜間出沒,但也有被觀察到白天活動的紀錄,在野外亮蜥以小型節肢動物為食,亮蜥雖然是陸棲蜥蜴,但似乎很喜歡在水裡活動,牠們是一種屬於卵生的蜥蜴,雌性會在森林的樹木間產卵,每次僅產下1枚卵

1930年代,英國的博物學家伊凡‧桑德森(Ivan Sanderson)在千里達北方山區一個偏僻陰暗的山洞中抓到一隻成年的雄性亮蜥,並宣稱這些白色的斑點會發亮數分鐘,但他的說法其實並不被關注,關於亮蜥真正的發光機制已持續爭論了近70年;1999年,經其他學者研究後推測,這種亮蜥不會自己發光,白斑發亮的原因可能是吸收及反射光線所導致。這種反射冷光的行為或許是自我防禦的一種方式。

亮蜥僅發現於千里達北部、海拔約600公尺左右的阿里波洞,儘管千里達是個熱帶地區,但因為牠們都棲息於較為寒冷黑暗的洞穴的環境,洞穴中的溫度通常在攝氏20~23°C之間,所以亮蜥非常不耐高溫,就算是人類手掌握住牠們的溫度都有可能導致其死亡。

型態特徵:小型蜥蜴,體長約10~13公分,這種蜥蜴的體色全為橄欖褐色,有粗糙的鱗脊化鱗片、短四肢及長而尖的頭部;雄性成體的腹面為亮紅色,體側有一組中間白色、邊緣深色且類似“舷窗”的斑點,目前已知僅有雄性才會發光。

 

※附    註:目前亮蜥可供研究的樣本還太少,所得知的資訊並不多,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將亮蜥歸類於資料不足狀態(DD),但樣本難以採得,數量太少所以仍亟需保護,唯一可確認的是只有雄性亮蜥才會發亮,但是發亮的機制還有待研究。

 

此圖不難看出,亮蜥那些之所以被稱為“舷窗”的發亮構造。

 


亮蜥的分布區域圖。

發佈日期: 2 則留言

2008/08/09 – 南投奧萬大之行

話說這天我很好睡,非常好睡,我居然可以在昨天從內埔回彰化,在早上九點多左右一直睡到朋友的店打烊回家之後,我還在睡,那時已經是午夜十二點了,也許是因為我下中部之後,一直都沒有真正睡個好覺的緣故吧……………..= =|||

這天半夜天氣也不錯,朋友一行人回到家之後,我也就自然醒了,這時朋友突然決定,馬上啟程去路途很遙遠的奧萬大,我在中部又沒有什麼重要事情,野外探索當然就是我很喜歡的行程,所以不囉嗦,咱們就走吧~~~~XXDD

這一次的行程,坦白說確實沒有什麼收穫,但收穫這種事情,也是見仁見智的,儘管能看到的動物不多,路途到一半時相機也沒有電了,所以拍到的東西並不多,但是對我來說,在心靈上的收穫就已經不少了,總之我認為這一次比昨天的內埔之行還要豐富,反正自己覺得爽就好啦~~Why Not?? 


果然已經是山區了,這是我們真正開始要上山之前的一家 7  – Eleven,在門口燈光下隨便都有幾隻蛾類停在天花板、窗戶與梁柱上,其實這時候我們打算找看看有沒有什麼甲蟲的,結果是沒有半隻,真是一個很奇怪的開始…………….囧


這一隻是比較少見的蛾類,長尾水青蛾??不對,這時我們已經在中海拔山區了,這隻蛾的展翅不到十公分,比我常看到的長尾水青蛾還要小一號,所以很顯然的,這是比較少見的姬長尾水青蛾(Actias neidhoeferi)。

在我的網站中,有一篇關於長尾水青蛾的相關討論:http://reptile.helzone.com/reptile/modules/ipboard/index.php?act=ST&f=22&t=4161


我們在奧萬大的一路上,除了遇見一條活的赤尾青竹絲,而我準備拍照要開相機時就已經烙跑了之外,路上完全沒有看到蛇的屍體,更別說是活的蛇類了,但是到後來,我終於發現牠了,這唯二的一條蛇,這是一條台灣鈍頭蛇,從此之後,我們再沒發現其他蛇蹤。


不過至少,我們順利的找到了這次的目標物之一,話說是中海拔很常見的台灣特有種 – 短肢攀蜥(Japalura brevipes),這讓我覺得此行值得了,不是那麼倒楣;不過雖說算是常見,但對於身為台北都市俗的我來說,我不是很常有機會去到中海拔山區啊啊啊啊啊啊~~~~!!!

牠的特徵很明顯,後肢比其他攀蜥就比例上都來的短,不過這隻攀蜥變色能力也很強,剛發現牠的時候是綠色的,後來我拍到的體色卻變得跟黃口攀蜥差不多……….=O=


然後,我們到達奧萬大國家公園的入口處了,朋友興奮起鬨著說要拍團體照,然後照片中的馬賽克人……..因為有交代說他不想曝光,所以我就做了馬賽克處理,我們就叫他馬賽克人吧………….Orz
(謎之聲:馬賽克人啊~儘管如此,有認識你的人根本一看就知道是誰了吧………………= =)


然後當然也免不了,我的一張獨照,這時候的氣溫是攝氏18度左右,還挺冷的,不過動一動跑一跑還是滿頭大汗啦~~~~~^^


這裡就是鯉魚潭~這個模樣感覺起來實在很不錯,湖看來很壯觀,雲霧看來有朦朧美,很是漂亮……….不過說句比較尷尬的……….我還是第一次來到鯉魚潭附近啊…………….囧

八月11號的今天,我剛剛回台北,這次下去足足六天,要不是我很擔心我家爬蟲會不會有事,我還真挺想繼續多留個四五天,不過很多事情總是事與願違,在現實生活中,我還是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做,當然不回台北不行;曾以為我回家時我家寵物們可能不是玩到翻過來轉過去就是打翻水盆準備渴死,結果回到家查看之後,原來我想太多了………………。

我的朋友們,真的感謝您們的熱情與招待,每次下去從沒失望過,雖然不知道下一次見面是何時,總是有機會我們會再一起出去的~~~~~!!!!

發佈日期: 4 則留言

2008/08/08 – 埔里內埔之行

這一次我下中部比較多天,八月五號算到今天為止是第五天了,台中彰化的朋友依然很熱情,這一次下來中部,原本要先停留在台中兩天的,但因為台中的朋友工作上問題要忙,所以我只有先到彰化,等朋友忙完了再到彰化來找我,那時約莫下午四點多了,朋友帶我去他訂的飯店Check In。

記得我要下來之前,明明跟朋友說過別訂太好的飯店,畢竟我也只是過夜,那些享受的早餐啊Spa三溫暖之類的,我實在沒啥時間去享受,但是………..朋友依然還是幫我訂了台中永豐棧麗緻酒店的房間啊……….怎麼好意思又讓您這麼破費啊……………囧


這一間房間還比之前朋友一樣幫我訂在永豐棧的房間還要大一點,我實在不好意思問人家說這樣住兩天到底要花多少錢……….不過無論如何,它肯定是所費不貲的啊……………….= =

關於上次我住在永豐棧,在這一篇文章中:2008/05/14 – 中部三日遊

在台中市停留兩天中,也與一位在台中開爬蟲寵物店的老朋友見見面,他請我到一家燒烤店吃烤肉,期間我喝了四瓶玻璃瓶的金牌台灣啤酒,朋友是不喝酒的,覺得我們吃了不少東西,但是買單時才五百多塊,我不得不說一句……….真是便宜啊……….這如果換做在台北的話,就算不破千,至少也要來個七八百塊吧…………………Orz

結束了在台中的兩天之後,我就下彰化來了,這次彰化的朋友也很不錯,我們連續兩天都去山上野外探索,所以我分成兩篇寫出來了,今天這一篇,我們來到埔里鎮的內埔山區,而隔一天,我們去了海拔較高、路途很遙遠的奧萬大,關於奧萬大的記事,我稍後會寫出來。


到達目的地沒多久就發現的犀角金龜,體型還蠻大的,這是一隻公的個體。


每次去山上幾乎都會遇到的固定咖 – 扁鍬形蟲,這隻公蟲的體型算是一般,但也不小的了。

 


我們在山上遇到的第一條蛇,無毒卻很像雨傘節的白梅花蛇,體型還不小,我抓牠的時候其實還挺溫馴的,但還是很會亂跑……….所以沒辦法,我只能放在塑膠罐內拍照了…………囧rz


一隻體型也蠻大隻的竹節蟲,沒什麼好拍的所以順便拍一下。


這是我們發現的第二條蛇,有趣的是,第一條是很像雨傘節的白梅花蛇,第二條卻正好遇上雨傘節本尊,這也是我們此行唯二的蛇,再來就再也沒發現其他蛇蹤了。


岩壁上停著一隻正抱著卵囊的高腳蜘蛛,我猜牠也許是白額高腳蜘蛛吧…………..^_^|||


到此為止,天已經亮了,山中雲霧渺繞;有趣的是,這個地方並算不上中海拔山區,但卻有著如此美的山景,蔚為壯觀,我看著看著就忍不住,拍下了幾張。

內埔之行時間較為短暫,主要是我們出發的太晚,到達目的地都已經兩點多了,不過到也是有一點收穫啦,還不錯,隔天的奧萬大之行,或許精采多了,至少在心情上是比這一天更美麗的…………….^^


這應該算是題外話吧,在朋友家我們吃了這鍋玩意兒,為了這鍋的主要材料,我跟朋友手忙腳亂的處理了蠻久時間,回到家就煮了這鍋東西來配酒吃肉,這鍋是啥??這可是好物啊啊啊啊啊~~~~X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