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6 則留言

2008/05/26 – 拉拉山之行‧其二

其實這一篇也沒什麼啦,主要是發表幾張上一篇還沒發表出來的照片,這些其他的照片我必須另外用文字來描述,不能發表在同一篇內,不然的話有些內容會接不上去。

接下來的這些照片,是我在上一篇都還沒貼在網誌上的,因為整理之後我認為OK的照片總共有六十二張,全部貼在同一篇裡面未免也拉的太長了;一篇文章如果照片貼的太多,一些顯示卡不是很好的朋友在看文章時就一定會變得很慢甚至瀏覽器會死當,分開貼也比較保險。


這一張是志明兄用他的相機幫我拍的,我用軟體裁剪過尺寸了,不然以他的相機解析度來說,非常的大張啊……………..囧


這是一條已經死亡了的鐵線蛇,真的很可惜,看來才剛死不久,對我來說唯一的好處可能只是能盡情的拍、因為身體尚未僵硬,我可以將牠擺出各種角度來拍。


近處特寫,420萬畫素的傻瓜數位相機所拍出來的照片,我靠的非常近拍下這張照片,幸好不是活的毒蛇,不然在這種距離拍啊,我肯定準備往生……………..= =


這裡的個體其腹部是橘紅色的,根據志明兄的的說明,鐵線蛇依照棲息區域的不同,有腹部呈另外一種顏色的個體。


鐵線蛇泄殖腔特寫,這一條是公的成蛇。


這幾張是我用我傻瓜型數位相機拍的擬龜殼花特寫,能拍成這樣很好了啦………….= =
後來志明兄把牠惹毛了,擺出牠的典型防衛姿態甚至攻擊,很難得看到擬龜殼花被激怒的情形,而且當時牠真的非常生氣,氣到爆炸啊……………XD
只可惜我拍到後來,相機突然完全沒電……….那些被激怒的照片我一張都沒拍到…………..Orz


這幾張都是哈特氏蛇蜥的照片,在此不免稍微提一下,原本台灣文獻上有台灣蛇蜥與蛇蜥兩種,後來經過分子比對之後證實台灣應該僅有一種蛇蜥,所以後來已將台灣蛇蜥與蛇蜥都歸類為同一種,也就是哈特氏蛇蜥(Ophisaurus harti)了,這一隻還只是幼體,這一次我們沒有找到成體,下次如果找到的話會再把照片貼出來的。

本次最完整的拉拉山野探之旅也算全部呈現出來了,對我來說,唯一的遺憾就是我的相機太爛,很多東西很多事情都無法、也不是我這種裝備能記錄下來的……….也因為如此,我被志明兄給毒害到了,害我這幾天來一直在網路上尋找適合的單眼數位相機,不過尋找歸尋找,最近身上也沒有預算可以買相機了,只能等過一陣子了,但是我還是很喜歡這種休閒活動,我從小本來就很喜歡到野外抓東抓西的,現在雖然自己也抓膩了,而且台灣生態越來越差,能看到的動物越來越少,有的時候心情也就不免沮喪。

記得我國中的時候,光是我家附近的虎山象山,常常都可以見到梭德氏遊蛇、斯文豪氏遊蛇、草花蛇、白腹遊蛇、臭青母、青蛇與黑眉錦蛇,台北樹蛙甚至有很龐大的繁衍族群,隨處都看的到;蟻獅蛇蜻蛉也到處都是,巨型上戶也被我抓過幾次……….而現在我每次去四獸山,全部都不見了,晚上連條龜殼花、盲蛇找都找不到,棲地被破壞、人類在山上恣意的佔地為王,把自己的地全部圍起來改建,在在的都讓這些可愛的小動物急速的消失。

自己養了爬蟲也開始賣了爬蟲,我也許沒有資格關心保育問題,但是從小到大,看著我最喜歡的動物從常見到幾乎不見甚至完全消失,心裡除了有些難過之外,也感到無奈。

發佈日期: 23 則留言

2008/05/26 – 拉拉山之行

今天是這個月最後一天的休假,前兩天朋友約我25日晚上要不要去拉拉山夜探,我看了一下班表,唉呀!我26號正好放假,25號下班之後正好可以直接衝去山上,於是我就答應了,而且非常期待。

因為,我這次是跟找動物很厲害的高手志明兄一起去的,以前志明兄曾經找過我,但總是時間無法配合,導致我到今天之前都從未跟他一起上山去玩過,機會真是難得,但也委屈了志明兄他們了,因為他們原本應該晚上八九點就會去的行程,卻要為了等我下班一起去而一直到差不多凌晨一點我們才出發,志明兄,真的很抱歉啊…………..囧

這一次可不是像上一篇遊記那樣隨便準備了,我早就已經把手電筒的電池全部充飽,帶著蛇鉤穿著我的典型服裝、順便跟晶華酒店的朋友凹了兩瓶礦泉水,兄弟們,Let's Go ~~~~!!!

死蛇全記錄??

到了復興鄉的最後一個便利商店,我們買了一些必需的補給品後,就直接上山了,沿途上一直沒有看到活的蛇在路上爬,確實頗為失望,但畢竟旅途至此也才剛剛開始而已,目的地都還沒到;不過路上倒是有不少"蛇餅"出現,因為這裡出入的車輛跟多砂石車與水泥車、遊覽車之類的,被這種噸位的車輾過去絕對都變成蛇餅的,當然沿路上有更多盤古口味的蟾蜍餅,不過這絕不會是我們記錄的目標。


途中遇到第一隻下車拍的死蛇,這是一條白梅花蛇,並不算蛇餅,看來只是被一般轎車輾過而死亡的而已。


這是一條青蛇,雖然很扁但還算可以看的很完整,令我覺得蠻心痛的,這是一種很漂亮的蛇啊!


擬龜殼花,已經是典型蛇餅了,從泄殖腔中可以看到兩顆蛋被壓出來,所以這一條是母蛇,更令人感到扼腕啊……………= =


梭德氏遊蛇,這一條是我從路邊撿來的,已經死了一陣子而且發出屍臭了,害我的右手臭了好久,幸好我是左撇子~~~~XD


台灣鈍頭蛇是保育名單中的成員,這一條算是非常大條了,被輾成這副德性實在很不忍,不過至少還看得出來牠是啥。


這是我在此行拍的最後一條死蛇了,這是一條赤尾青竹絲,從這裡開始,我再也懶的尋找蛇的屍體了,天也早就已經亮了。

沒有活物嗎??

當然是有的,上面那些只是我們沿途下車隨便拍拍的,畢竟我們要去的目的地還沒到。

到了之後因為天候關係,雖然沒下雨但是環境很潮溼,雖然有很多蛇不願露面,不過總也是有幾種我們幸運的發現到。


總是見到一條活的擬龜殼花了,目前數量確實越來越少了。


果然已經到中海拔了,這是鴨兒芹,煮起來很好吃的,日本人也很愛吃這種山中野菜,在日本很普遍。
(※謎之聲:為什麼我總想把一些野菜拔回去吵來下酒啊………………..囧)


志明兄大喊一聲在交配耶…..我以為是什麼傢伙在交配,原來是馬陸,順便拍張照記錄一下囉。


路上一隻體型不小的蚰蜒,爬行速度非常快,我拍牠費了不少時間與工夫,傻瓜型的數位相機真的不好用,待會便知分曉。


鐵線蛇,很少可以見到的蛇類,但在這裡其實有不小的分布族群,但是這傢伙非常脆弱,非常不耐太過潮溼悶熱的環境,涼爽通風而適當的溫濕度是重點。


哈特氏蛇蜥!非常可愛的小傢伙,全長約二十幾公分,還是幼體,直到我們遇見牠,覺得此行非常有意義。

這以下幾張照片,就是我們唯一徒步闖入約一個小時搜尋的地方,這才夠有感覺嘛,超典型的原始雨林,我們要進去找某種蛇,不過今天可惜找不到;那裏是海拔約一千一百公尺左右,那時氣溫可能只有十五六度,而我卻滿頭大汗的,那並不能算好走。

到此,我們闖入雨林內的行程算是結束了,接下來的是我們休息時的雜項記錄,再來我們就打算往其他地點去了。


非常清澈的溪流,志明兄說這裡有很多苦花,我那時倒是沒看到半條,不過我相信這裡也許是不錯的釣點。


我想如果有時間,順便在這個地方釣個魚的話,收穫應該會不錯。


這是一個人工建築起來的瀑布。


上面兩張照片裡,這時候陽光露臉了,這一刻非常短暫,不到一個小時便開始響悶雷,老天變臉在這裡尤其快。

人比人氣死人…..囧

這裡我們打算拍出最波爛壯闊的感覺,這裡真的很美很壯觀,我的相機太爛,我只帶著一台420萬畫素的傻瓜數位相機,加上我完全沒學過攝影,所以根本表現不出這風景的美與壯觀…..反觀志明兄幾萬元的專業設備(至少比我的隨性風格專業好幾倍),隨便拍都比我好,真氣人啊…………..= =

※P.S:當然,志明兄所拍的就在他的相機內,不會在我這裡,想比較的人只能等他有空時整理照片貼出來囉。


雄偉無比的沉積岩地形,經過反覆造山運動隆起而形成的壯觀崖壁。


榮華壩,這裡海拔標高510公尺,我們已經在下山了,正在回程途中。


蛇莓,一般不是很容易找到的野生可食用水果,拍完之後我順便摘了一顆來吃……………。
一~~~點~~~也~~~不~~~甜~~~ㄋㄟ~~~XD


再來就是免不了的,我的一張獨照囉 ~~~~XD


看看什麼叫做專業與執著,我的裝備要跟志明的比簡直是XX比雞腿啊……………..= =

我們花了幾個小時在找蛇,卻用了更多的時間在想辦法拍蛇,數年前常常會有人被唸說啊你底片是不用錢的喔??是啊!現在科技的發達讓我們確實真的底片不用錢了。

不過志明兄………雖然底片不用錢,不要太執著了吧………..快一點閃了啦,打雷了啦,等等要下大雨了啦…………….囧

發佈日期: 32 則留言

澤巨,妳又給我烙跑出來逛大街……..囧

之前我的澤巨蜥脫逃過一次,那時體型小了點所以比較難找,現在體型也超過一米了,剛剛去查看我的寵物房,發現東西被撞的一團亂,原來我家的澤巨蜥他媽的又給我脫逃出來了………..哇咧靠么咧…………..@@

我家裡現在一共有四條巨蜥,除了我自己本身的草原巨蜥麻糬與澤巨蜥之外,還有我那死徒弟因為當兵而寄養在我這的尼羅巨蜥與他自己的另一條草原巨蜥,一進門就發現尼羅巨蜥趴在白鐵架上發呆…..為什麼連牠都跑出來咧??原來逃出來的澤巨蜥撞倒了我原本放在床頭櫃上的不用的枕頭與棉被,那下面剛好是我養著尼羅巨蜥的地方,我沒加蓋,棉被掉了下去所以牠就剛好有攀爬物可以逃出來了…………….=..=

再來查看澤巨蜥逃出來的原因,我使用了市面上販售的、最大款的三尺爬蟲專用飼養缸,上面為白鐵網,居然可以被牠搞破,我趕緊把它重新修復好,後來想想澤巨蜥這麼會爬來爬去,乾脆暫時換地方關好了,於是我打算把我徒弟那隻草原巨蜥放到那三尺缸,跟同樣為草原巨蜥的麻糬關在一起,至少個性與環境相符而且草原巨蜥並不那麼會攀爬。

事情發生了,我才把我徒弟那隻草原巨蜥剛放進去,一向溫和的麻糬馬上做出我非常少看見的舉動 — 噴氣甩尾,然後衝過來準備對那一隻草原巨蜥攻擊。

這事情可不妙,我趕快把我徒弟的草原巨蜥抓出來,把澤巨蜥再放回去,結果我家麻糬又恢復平靜了……….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情況,我還要釐清原因;草原巨蜥與澤巨蜥一起混養了不起溫度上有差異,完全相安無事,把同是草原巨蜥的兩者關在一起卻反而發生這種事情。

我在想,也許草原巨蜥天生在同種之間就有相互的領域性與競爭性,牠們本來在野外棲地時就很少有機會能碰到同種個體,所以看到同為草原巨蜥的個體,就會想驅離或者甚至大打出手,本想繼續試驗看看,但畢竟另外一隻草原巨蜥不是我的,所以我不能冒險。

說到這裡我不免想順道提一下,我家的澤巨蜥是母的,為什麼我會這麼確定,主要是因為幾個禮拜前,她居然給我在水盆裡下了一些蛋,當然這是無授精的卵,而且已經腐敗發臭,算一算大概有十一二顆,讓我嚇了一跳;所以我發覺到,爬蟲的性成熟並不是依照體型來判斷,而真的是要推算性成熟時間的,我的澤巨蜥目前體長超過一米一點點,但還不到一百一十公分,但是,我養她兩年多了啊。

我有一個在台中開爬店的朋友,他的澤巨蜥養還不到兩年吧,體型已經超過120公分了,我跟他聊到這話題時,確實被他虧了一陣子;我承認我確實沒有常常餵食,我兩三個禮拜才餵一次,但我就想要試驗看看,讓牠們盡量可以比照野生時的掠食頻度,不想因為人工飼養的優渥環境使牠們營養過剩。

發佈日期: 19 則留言

2008/05/14 – 中部三日遊

也有好久沒有寫過我的網誌了,最近比較忙,而且我四月份的業績又很不錯,總是忙到無法寫網誌,常常會發生一些好玩的事情就是沒有時間把它寫下來,時間過了以後再想來寫那些過期的東西那種感覺也就變淺了,後來想想,也就算了不寫了。

這個月我多請了兩天假,排了一個14、15、16號連續三天假期,因為已經與中部的朋友約好了,我的好朋友們,我又要下去中部了。

這一次我包了一台在晶華酒店排班的一位很熟的計程車司機的車,下班以後就直接殺下去,價格當然非常優惠,沒辦法,主要是我下班以後還要先回家拿一些動物與換衣服、順便去康是美買免洗褲與免洗襪,又必須再到松山機場附近幫彰化開寵物店的朋友賣到台北來的星龜載下去,一來一往之間不僅浪費時間,計程車錢也要好幾百,乾脆就包了一台把事情辦一辦就下去,豈不快哉。

到了台中的中港交流道,已經是凌晨兩點四十幾分了,還算很快了,約了台中兩位朋友在那邊見面,寒暄幾句然後把動物交代好之後,另一位友人便載我到已經訂好的飯店 – 永豐棧麗緻酒店入住了,說真的,我根本當初沒預料到友人訂的是這等級的飯店,害我感動到眼淚都快流下來了……………….= =


這就是我在永豐棧麗緻酒店下榻的房間,一進門的感覺。


是一個雙人房,所以是雙人床……..誰陪我睡啊………………..= =|||


廁所,看起來也是很高級的,害我有大半時間都往廁所裡跑………………呃……我喜歡泡澡啦~~~XD

14日中午與友人吃個午飯聊聊天之後就回飯店休息一下,沒辦法,我睡眠嚴重不足,晚上九點就是我為什麼會停留在台中一天的重頭戲,因為我約了一位台灣爬蟲界頗知名的某位網站站長與已經認識好幾年、現在是台中某家爬蟲寵物店老闆的朋友喝酒聊天了。

這一天我們相談甚歡,很高興可以跟他們見面,讓我感覺儘管行程有點趕,但絕對是非常值得的,果然大家都是性情中人,真的,我選擇留在台中一天是我認為非常正確與值得回憶的決定。

15號,中午離開入住的酒店之後,友人直接載我前往彰化,我去中部一向都會在彰化停留比較久一點,因為那裏我有更多的好朋友,而且我原本最渴望的行程,將從這裡開始。

在彰化朋友的爬蟲寵物店裡聊天玩寵物是我很愉快的時候,我請朋友提早打烊,我們一直待到晚上十一點,等朋友的店打烊之後,東西準備好了,我們殺到南投埔里去,展開我已經至少一年多沒有去的夜間巡山之旅,接下來的網誌內容,就是記錄著我們這一次的旅程。

我們所去的地點因為涉及有很多野生動物保育問題,為了維持棲地環境的保護與生物多樣化的維持,所以我不便公開是什麼地方,重點只是記錄我的旅程而已,其他的相對不重要了。


我們到了,這三張照片,是我們一下車的地方那邊,有個欄杆圍起來的小濕地,光這裡就棲息著不少品種的兩棲蛙類。


準備出發,保力達加維大力,喝了再上。


這三張照我們開始溯溪,能到這裡實在很辛苦,因為要到這一段溪流之前必須經過一段非常狹窄的山路,山路邊是懸崖,地又滑,一個不小心就會摔下去,那段險路的行走過程我沒辦法拍下,請恕我沒有其他的手,因為我必須抓著旁邊的樹幹或植物來保護我不會滑下去…………………囧


旁邊倒了的樹幹上,長了我不知道名稱的蕈類。


植物方面並不是我的強項,這種菇類我確實不知道是什麼東東………………………= =


這條溪裡面有著族群龐大的拉氏清溪蟹。
關於這種淡水蟹,我發現了這個網頁,但內容跟我自己的認知上卻有些出入:
http://bloguide.ettoday.com/lucien0212/textview.php?file=90542

因為我以為,這種蟹之所以被稱為“屎蟹”是因為其名稱開頭的“拉氏”,聽起來就像“拉屎”,所以被俗稱為“烙塞蟹仔”,什麼不能吃,肉質很甜咧,為什麼我知道,請看到最後便知分曉。


拉氏清溪蟹的交配畫面,被我拍到也算幸運了,畢竟我從未在野外看過螃蟹交配。


這一隻螃蟹斷了一隻腳躲在岩石下,看起來似乎是如此吧??


答案揭曉,我翻開了石塊讓大家看看,是有一條蜈蚣把牠拉到水中的岩石下享用,這一隻螃蟹早就已經是死蟹了。


已經走了兩個小時,沿路上根本沒發現過半條蛇蹤,而這是我們此行唯一看到的一條蛇,不過是一條已經死亡多時的過山刀,已經發出屍臭。


這隻過山刀體型很大,絕對有兩公尺了,很肥很粗,實在很可惜,照片中,可以看到幾隻拉氏青溪蟹正在啃食著過山刀屍體上的肉。


我們朔溪抓蝦蟹的畫面。


這裡的溪蝦數量也是很龐大,體積也都不小。


水蘊草,我有一陣子沒看過野生的了,常常在台北都市裡,只能在水族館裡看到。


回到了剛出發時的土地公廟,稍做休息順便拜拜,感謝我們一行人回來時全部都平安………………= =


我們轉戰另一個地點,途中經過了這個地方,這是個挺有名的生態保護區,紅色圈處是一個大沼澤,如果要進去不能帶任何可以捕捉動物的工具,只能帶相機,經友人說明,這裡其實根本沒有甚麼,那就算了,也就不進去了,拍張照片留念。


這裡是南投縣國姓鄉,太陽剛露臉沒多久,日出其實很美,只是我拍照技術很爛。


我們在這裡要找找看有沒有台灣真正野生的班龜。


這裡有一大沱的水芙蓉,看起來很壯觀。


連昭和草都比我平常看到的還要大株。


野莧菜,南投真是好山好水好空氣,這裡的野莧菜又高葉子又大片,這炒起來很好吃的,原本想摘一些回去炒來下酒,但在這時候我突然屎意來臨,一心只想找地方大便,所以就算了……………..= =


在養份很貧脊的砂質地上,依然長的很好的含羞草。


在國姓鄉裡我們下到溪邊撿幾塊石頭,順便請朋友幫我拍一張,唯一看的到我的照片。


就是這一鍋,鹹酥拉氏青溪蟹,朋友的手藝真不錯,死茶米,還真看不出來你真的挺會做菜啊~~XXDD

為了能在夜晚巡山能更加順利,我特別去買了這一支LED爆亮戰術手電筒,這一支手電筒體積小、使用一顆充電鋰電池,重點是還真的超級亮的,晚上開這一支就像探照燈一樣,花了我兩千八百塊是有其價值的,原本這支手電筒在我們一行人的裝備中是最屌的,偏偏我只有帶一顆電池,用到沒電之後就變成最遜咖的,還要人家幫我照路……………..囧

※後記:僅僅三天的假期,總算也是結束了,這一趟下去,真的讓我感到精彩至極,見到我該見的朋友,也認識了非常棒的新朋友,就是行程排得太緊,我沒辦法有時間好好休息,總覺得我沒在上班的時間比我在上班時還要趕還要累,儘管如此,我就是覺得人生應該活的多采多姿,當我在努力賺錢還債時,偶爾放鬆心情,人生在世,不過如此。

發佈日期: 6 則留言

鮮為人知 — 杜氏巨蜥


↑杜氏巨蜥的幼體,其體色很鮮豔,尤其是頭部的顏色更是鮮明,這種體色隨著杜氏巨蜥出生4~8週之後將漸漸消失。

學    名:Varanus dumerili (Schlegel, 1839)

英    名:Dumeril’s Monitor

別    名:頸斑巨蜥、杜美麗巨蜥、杜馬利巨蜥、杜梅瑞氏巨蜥

科    名:巨蜥科(Vardanidae)

分    佈:分佈於東南亞,包含緬甸南部、泰國、馬來西亞、婆羅洲、蘇門達臘與其他鄰近小島。棲居於靠近水邊的紅樹林沼澤及雨林中。

生態習性:杜氏巨蜥是一種比較少為人知的一種東南亞巨蜥,牠們雖生活在陸上,但善於爬樹,受到騷擾時會跳入水中,所以最好在高濕度的環境下進行飼育,濕度可以高達70%~90%最好;而其環境溫度,白天為28~30℃,夜間就可降低5℃左右。在野外本種會獵食螃蟹、青蛙、蝸牛、昆蟲與鳥類,在人工飼養下餌料應供應脂肪成分較少的雞肉、小白鼠等,甚至也可以餵食螯蝦、動物內臟與水煮蛋,幼體亦會攝食昆蟲,在餌料中偶而應添加綜合營養劑,卵生,每次產下12~23枚卵,人工飼養的杜氏巨蜥壽命可長達15~20年。

杜氏巨蜥在蜥蜴類中雖屬於較大型,不過性情算是很溫和,但剛入手換到人工環境下的杜氏巨蜥,性情不免神經質而緊迫,這需要較長的時間來馴化,建議在飼養容器內設置一個以上的遮蔽物,使牠們較有安全感,牠們成長速度很快,準備大型飼育空間是不可避免的,空間底部墊材建議選用保濕性較高的園藝用木塊或椰殼屑,也需要擺放一個至少可以容納牠們全身的大型水盆。


↑杜氏巨蜥其實頗能適應人工環境與人工處理的飼料,食性相當廣泛。

型態特徵:全長可達135公分左右,其鼻孔為裂縫,位於眼睛和吻端的中間,成體的體色可能是淡褐色、棕色或深咖啡色,背上有四條明顯的亮色橫帶紋,頭後方至頸背的大型鱗片略呈圓狀;幼體的體色較為醒目;體色為黑色,身體上有亮黃色的橫帶紋,頭頂為鮮橙色(某些區域會呈黃色),隨著成長而逐漸轉變為灰色或暗灰色。不論成體或幼體,雙眼都有一條朝後延伸的深色條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