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8 則留言

那是一個很難熬的下午…

今天天氣:
上班時間:下午三點四十五分

計程車司機:「今天酒店內有辦桌嗎?客客人多不多?」
我:「沒有,今天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計程車司機:「………………………」

我很抱歉讓計程車司機們情緒低落了,但是沒辦法,今天晶華酒店裡真的沒有任何事……今天雖然是難得的晴天,我的心情卻也已經差、鬱悶、痛苦到了極點。

所以計程車司機們不好意思,你們得加減陪我鬱卒一下了。

我很感謝老天將失魂落魄、行屍走肉、錐心刺骨……重新的對我詮釋了一遍,我想,我也很成功的,再次的找回這種感覺。

幾乎是每一天,絕大部分的下午四點到午夜的十二點,是我上班的時間。

那是一個很難熬的下午。

同時在昨天下班回到家之後,我也發現了我的一條王蛇,牠終究還是走了。

朋友之前拿了這條王蛇給我照顧的時候,牠就已經因為太過長期的飢餓,整個健康狀況都被耽誤到了,不過牠食慾依然很旺盛,只不過老鼠吃下去,隔天或隔二天就吐出來;前一陣子寒流來臨,嘔吐的情況更嚴重,我不得不將之食量與餵食頻度縮減,同時也將小白鼠換成乳鼠,並添加腸胃藥治療。

直到昨天,牠終究還是熬不過春季的來臨,走了。

然而現在的我,也正面臨心情極度低落與痛苦,陷入嚴重煎熬中,我,應該如何才能熬過來?我,到底要熬多久?能熬多久?

我在晶華酒店前的時尚廣場,懷著一顆揪住了的心,毫無目的、茫然的走過來走過去,我嚐試找回以前的灑脫與無所謂。

我發覺我根本辦不到。

事情,發生得太快,明明在幾天以前都還是好好的。

被指責犯了嚴重錯誤的我,不想要去追求真正的對錯,因為是我的錯,我概括承受,對於結果,我根本無話可說。

我更沒有立場、沒有資格、沒那個臉,去做些什麼,能說些什麼;我痛恨現在的自己為什麼感到那麼無助,更討厭自己為什麼處理不了這些事。

無論我做什麼,也無法改變事實、任何事實 — 它畢竟已經發生,而無法改變。

我開始非常痛恨我自己,為什麼無法、無能去做些什麼事情,來改變結果、而不知所措 — 至少可以做些、說些什麼,讓對方好受一些。

而我卻什麼都辦不到。

心情依然感到極度痛苦,我有點高興我總算熬過了這八個小時,但是,明天呢??後天呢??這往後的不知道幾天呢??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有心的,當然更不是故意的,儘管說了千千萬萬次,也沒有用,時光不會倒退,事實不會改變。

沒有人肯給我機會,一次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