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17 則留言

二二八事件中,我發現新物種

2008年2月28日,我在上班的時候,我發現了新物種,我相信,這應該是二二八事件之後的後遺症,可能是輻射線,也可能是為了適應環境的演化,也有可能是基因突變導致的,這個新物種,在生物的分類學上,我把牠歸類在:動物界=>脊索動物門=>哺乳綱=>靈長目=>智人科=>亞洲人屬=>白痴

這個新物種只分布在台灣,而數量的話,根據昨天新聞記者的統計,應該多達百萬,廣泛分布在台灣低中高海拔;而且無論是稀樹草原、雨林山區、鄉野農田、都市水泥都有分佈,並企圖且強硬的抵制外來種的在台灣的存在。

這一群白痴,在台灣有著強烈的排外性,導致無法與同種但卻只有區域性差異的群體共同生存,而且積極的蠶食鯨吞;相較之下,那些外來種卻為了可以在台灣生存,奮力的嘗試適應環境,並且演化出一堆生存之道與生存本能,而且這些外來種,更積極的嘗試團結、甚至拉攏本土種的族群、試圖取得認同感。

二二八事件的延伸之下,居然演化出了一大堆、多達百萬的新變種,我不知道為什麼,而且從不知道二二八受難家屬人數,竟然有辦法累積到這種數字,這不是突然的基因突變不然是什麼??一大堆瞎起鬨的人們,對於真正二二八受難家屬們,到底有什麼意義??

閒閒沒事做,儘會糾眾阻擋馬路,讓一些真的趕時間的人被迫改道、放慢平時速度、造成塞車;”呆灣”(不好意思,這確實是這些新物種喊出來的,還是我聽錯??),台灣都被唱到衰了;整天只會鬼吼鬼叫、按著喇叭或大聲公狂喊嘶吼、什麼小台灣是我們的、台灣不能被外來種佔據,說一堆廢話放一堆假溫馨的音樂,這物種真噁心。

逆什麼風……….講的好像參加的人都像大俠或世外高人一樣,真是不要臉 —– 你娘的少來~據我所知,這一趟每人車馬費是1500,扣掉車錢與便當,每人淨賺五百……….真噁心……..我還以為是自發性的。

我其實並沒有排斥誰,但是這些二二八演化出來的這種新玩意兒,就是阻礙了交通、擋到了趕時間的人、加重了我的勤務負擔,所以,這些人確實很不要臉,沒有為別人想過,只為自己著想,我想他們也沒想過當他們經過的路段之住戶,對於叭叭叫的喇叭聲與台灣加油聲,是反感還是加油。

那些國外來台灣觀光的美歐日朋友,當他們在指指點點、好奇觀望拍照並笑著相互交談時,台灣給他們留下的印象到底是什麼??我想,這是台灣之恥、讓外人看笑話。

愛台卻亂台,我很不以為然,唯恐天下不亂,台灣已經夠亂了,這算不算是糾眾滋事呢??只可惜,這卻是合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