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6 則留言

夢幻蜥蜴 — 秘魯鱷蜥

ENV020-00189-1920x1278.jpg - 動物知識 -- 蜥蜴

學    名:Dracaena guianensis (Daudin, 1802)

英    名:Guianan caiman lizard、Northern Caiman Lizard

別    名:圭亞那閃光蜥、凱門鱷蜥

科    名:美洲蜥蜴科 (Teiidae)

分    佈:南美洲的亞馬遜河流域,包括圭亞那、祕魯、巴西、厄瓜多爾、哥倫比亞等國家。棲居在沼澤、河流或洪水氾濫的森林中。

生態習性:日行性、半水棲型的蜥蜴,卵生,每次產2枚卵。這種強而有力的蜥蜴有健壯的大頭部、可以咬碎東西的強壯上、下顎,臼齒般的牙齒則用以取食水棲螺類,再由舌頭將不能消化的碎殼吐出。根據記載,圭亞那閃光蜥會在旱季時爬到樹上以覓食無脊椎動物與蛋等。飼養難度普通,溫度白天保持在25~28℃、晚上保持在21~24℃左右;加熱點約在32~34℃之間,環境溼度需維持在70%~80%左右,並必須設置一人工避難所使其躲藏。其個性相當溫馴,撇開售價高昂不談,本種也不算是一種很建議飼養的物種,人工飼養的時候可以餵食福壽螺與小蝦。

型態特徵:體長可達0.9~1.1公尺,體重可達4.5公斤,圭亞那閃光蜥的體色主要為亮綠色或褐色,頭部則為橙色。幼體的亮綠色體色較成體更為鮮豔。其頸部鱗片隆起,背部及尾巴的鱗片也明顯鱗脊化,有時可充當部分防護。這種蜥蜴形似眼鏡鱷(Caiman crocodilus)
,但其寬短的頭部則與條紋頸帶蜥(Tupinambis teguixin)較為相似。


※附   註:秘魯鱷蜥在產地主要因為皮革需求而被大量捕殺,自1970年起開始受到保護,目前台灣也有少量進口,但因為進口數量並不多,而且本種已被列為 CITES II 級保育動物,在台灣本種蜥蜴算是非常高價的物種,售價曾經達到十幾萬,近年來已經不再這麼遙不可及。

 

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與眾不同的蟾蜍 – 黃斑蟾蜍


黃斑蟾蜍的交配畫面。為上雄下雌,雄性個體完全沒有雌性的鮮豔體色。

學    名:Pedostibes hosii (Boulenger, 1892)

英    名:Boulenger’s Asian Tree Toad、Yellow Spotted Tree Toad、Brown Tree Toad、Common Tree Toad

科    名:蟾蜍科 (Bufonidae)

別    名:霍西漿蟾、黃斑樹蟾

分    布:泰國南部、馬來西亞、蘇門答臘與婆羅洲。棲居在靠近溪流的森林中。

生態習性:黃斑蟾蜍在分類上雖然被歸為典型的蟾蜍科,但其習性卻不同於一般蟾蜍,本種善於攀爬,而且會以樹棲生活為主,通常棲息在海拔600公尺以下溪流邊的樹上或灌木叢裡。黃斑蟾蜍以各種昆蟲為主食,但是牠們尤其喜歡攝食螞蟻。在每年雨季來臨時進入繁殖季,雌蟾會在水中產下多達3000枚成串的卵;在產地卵的孵化期約兩週,但筆者在台灣所接觸到的孵化個案中,只需三至五天就可變成小蝌蚪。

人工飼養這種陸生為主的黃斑蟾蜍並不難,台灣寵物市場這幾年來都有引進,修羅也曾經在飼養時有過繁殖紀錄,但因為畢竟還是兩棲類,環境也不能太乾燥,溼度至少也要70%,底材推薦使用無菌底床,所以營造的是典型的熱帶雨林環境;溫度上維持在攝氏25~30℃就可以了。本種有樹棲傾向,環境內陳列適當的棲木是必須的,另外建議規劃一個較大一點的水域,有助於牠們在人工環境中更加活躍。

型態特徵:體長約5~10公分,雌性最大可達10.5公分。雄性幾乎只有雌性一半大小;黃斑蟾蜍具有典型蟾蜍的大型耳後腺、皮膚上亦佈滿疣與小棘刺;綠色或綠褐色的身體上有乳黃色的鮮明斑點,算是一種漂亮的蟾蜍,不過雄蟾體色則整體為毫不出奇的褐色或棕色。本種擁有與典型蟾蜍不同的細長四肢與腳趾上的吸盤。

發佈日期: 6 則留言

曾經是夢幻品種的蜘蛛 – 新加坡藍

新加坡藍母成體,耀眼的寶石藍體色、超過20公分的展足是其魅力所在。

新加坡藍的雄性成體,體色表現上極為平凡,完全不具觀賞價值。

學    名:Cyriopagopus sp.、Phormingochilus sp.

英    名:Singapore Blue、Malaysia Blue

產    地:主要分布於新加坡與馬來西亞;棲居在較為潮濕的雨林中。

新加坡藍是一種比較晚期才被發現的大蘭多品種,直到目前為止除了屬名之外,其種名還未被正式命名,或許是因為蜘蛛命名之嚴謹而導致之前可能曾經發表的某些種名一直未被其他多數學者接受所致。

無論在世界各地的蜘蛛飼養玩家眼中,新加坡藍都可算是每個人都渴望收集的夢幻品種,而台灣一直到2006年底才被正式引進。新加坡藍成體母蛛身上所散發出來的藍寶石光澤、經由燈光照射之下更顯耀眼,這是此品種的魅力所在;相較之下,新加坡藍的公蛛體色卻呈褐色而平淡無奇。

這是一種性情神經質而害羞的品種,而由其纖長的腿看來,並不難發現新加坡藍同時也是一種有樹棲傾向的大蘭多蜘蛛,因為腿部偏長,使得新加坡藍的展足可達25CM,體型不算小,而且行動的速度相當快;同時在眾多大蘭多品種中,本種的成長速度也算是很快的,約兩年即可到達成體

飼養新加坡藍環境的設置應該以偏樹棲而較為潮濕的雨林環境為主,底部舖設至少五公分厚的無菌底床(幼體,如為成體必須視情況提高底材的厚度),牠們有的時候喜歡挖土;放入一個花盆之類的遮蔽物與水盆,並放置一塊可供攀爬的棲木,如果可以,建議棲木可以選用大一點的且在樹幹上開一個可容整個身體進入的洞,牠們會有很高的比例直接在樹洞內築巢而居。在溫濕度方面,溼度需維持在 70% 以上,溫度則維持在攝氏 26~28℃ 即可。

在網路上曾經看到有這麼一則說法:新加坡藍有分兩種,一就是真正分布在新加坡的原產新加坡藍,其體色之藍色較為鮮豔耀眼;另一種則是分布在馬來西亞的馬來西亞藍,體色的藍色就比較淡而無那麼鮮豔,且展足較小。

這是否確實是區域性分佈的差異還是兩者其實是不同種??我並非專家學者,所以並不便而且也不能在此擅自的加以評論,我持保留態度。

※P.S:關於新加坡藍的屬名歸類也很有趣,早前牠先被歸類到 Cyriopagopus 屬(地老虎),後來有另一派人持不同看法,而把牠歸類到華麗雨林屬,也就是 Phormingochilus 屬中,在正式的拉丁學名尚未出爐之前,我們還是保持觀望態度,看看就好。

發佈日期: 15 則留言

嘗試忘記過去‧學習不去在乎與想念

這兩天我的MSN狀態變了,寫下了一句我已經很久以來不曾感性的語句 – 嘗試忘記過去‧學習不去在乎與想念

八年多了,這八年來因為那八年前的感情巨變,致使我一直無法再接受任何戀情 – 長達八年、完全的感情空窗期我想沒有幾個人體驗過,而我,就這麼不知不覺得走過了這段日子,這段期間說短絕對不短,但是長達八年多的近乎行屍走肉,茫茫杳杳的度過,猛一驚醒回頭,居然是已經八年,距離上一段"真正的"戀情,原來已經那麼久了,現在的我已32歲,八年前我才24歲。

我不知道這算是陰影還是逃避,這幾年來,感情一直被我自認為是我的死穴,所以我這幾年來最怕的就是感情的接觸;只要有任何一個女人跟我談到感情,我絕對逃的遠遠的,或者打個哈哈帶過去,因為我的傷一直都還在,它從不曾離去,也從未因時光的變遷有所淡去,雖然看似很悲哀,至少我可以靠著這樣子的信念,樂觀的活下去 — 只要不碰到感情,我就可以過的很快樂。

當然我並不否認,這八年多來在我的生活中,有太多斷斷續續的女人存在我的生活中,只不過,從沒有一個可以進入我的心,我常常對她們說,妳們永遠不懂我在想什麼,永遠不知道我真正要的是什麼;我也承認,其實我根本就是刻意的不想讓人家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因為逃避與灰心,我就是不想被別人挖出我內心真正的東西 —- 那些說愛我的女人,到底了解我多少??而我到底有什麼被喜歡的資格與條件??

八年多前的陰影,並非揮之不去。

前幾天在KTV裡遇到一個朋友,告訴我八年多前的我那個女友,現在在當銀行行員,她們一直都有連絡,我發覺當有人提到她時,我居然很平靜了,我淡淡的說了一句 — 人畢竟都是會長大的,她今天這樣的抉擇與改變,我很支持,更加以祝福。

我發覺我的心早就沒那麼在意了,嚴格來說我認為我這種執著根本就是庸人自擾、沒事拿一個玩意兒硬綁住自己……所以我現在漸漸的嘗試忘記過去‧學習不去在乎與想念,我很重感情,所以這篇網誌的標題,就算是對我的一個考驗,但我確實就必須這樣,去學習、或強制實行 — 有一種動力讓我現在必須去努力忘記過去、改變自己;而且我樂意。

猛一回頭我已32歲,消極生存的我發覺我這幾年來所執著的根本毫無意義 — 三十而立,已到而立之年的我,現在還能幹什麼??除了爬蟲以外,我想這才是我目前最必須去研究的一個課題。

嘗試忘記過去‧學習不去在乎與想念 — 過去式已不復存在,然而我的現在式,卻反而漸漸的一直想念某個人,似乎越來越強烈,我更怕結果,是否會重蹈八年多前的覆轍。

所以我一直告訴我自己,千萬不要去在意某事某人,儘管想念,也要提醒自己一定要強制抑制這種衝動,告訴自己要理性、要冷靜;也許真的類似的情形再發生,我還可以淡淡的對自己說著 — 算了吧,反正事情總是會這樣發生,然後平常心面對。

我總是嘗試著說服我自己,可以面對任何事情都無所謂。

因為平常心,所以無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