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2 則留言

蜥蜴的本領 – By 吳韋材與我的心得

每次看到蜥蜴科爬蟲,無論是紀錄片或現實相遇,我都會下意識地帶著份敬畏。它們就像荒漠裏居住的隱秘土著,神出鬼沒,伺機出來吸一口新鮮空氣,喝一點仍未蒸發的露水,幸運的話,還能找到一點糧食。

即便多方面刺探,多數生物科學家對它仍感束手無策。爬蟲類、昆蟲類、古生菌類與深海生物,仍是生物界裏無數大謎團裏的幾項前列之謎。

這種生存能力,完全是一種由於長期與大自然對衡下才能產生的智慧。這是真正地球上的生命,必須具有與自然短兵相接的能力。如今的文明世界,大部分都市族人,由生至老死,大都已沒有真正與自然對應或互動的機會,充其量,大自然只在一次次旅行、一部部紀錄電影、一張張明信片裏出現。自然,已經變得如此茶餘飯後,先進文明的人類,很成功地將某些人類原有的存活伎倆慢慢遺忘。身光頸靚,結著領帶穿著絲襪,只選擇存活在一種自己製造出來的再造環境裏。雖存活於地表之上,那種人造環境卻與自然越來越失去聯繫意義。

然而,有一道數學題,是我們不該忽略的。

地球約有46億年歷史。而所有生物都比人類歷史來得悠長。假如整部地球歷史是一次蘇醒然後過了一天,那麼人類從出現到今天會發射太空船,只不過是占去這一天裏的一個哈欠時間而已。人類的歷史短暫,人類在地球上存活的時間也最短暫。但是他洋洋得意,覺得自己已經是主人身份,直到海嘯地震可以在幾分鐘內把整個城市吞掉,直到臭氧層破裂、海水驟升淹沒了住處,直到季節發生紊亂、自然規律變異影響生活,在這一切發生之前,他不注重回顧,而一切來到眼前之際,已經很難回頭,也絕對無法再次回頭,因為人類在源頭那時的存活能力已經早退化了。血液早已不是10萬年前的血液,10萬年,對於地球來說只是伸個懶腰罷了,但10萬年,對人類來說,無法回去源頭再找一個更適當的發展模式。

並非建議人類像其他生物那樣停頓在一種無文明狀態,而是人類進展的超高速,把自己推入一個或許從開始就違反了自然的誤區裏。我們自己調整自己的生物鐘,我們製造人工文明,我們也許離開自然規律性越來越遠,誰都不能預料南極冰融後會是什麼直接後果,人很渺小,因此覺得南極很遠,但太空裏任何一粒隕石都不會有同樣的想法,一點點引力偏差,就是最後的一場大戲。

蜥蜴其實懂得很多。它們體內仍深深藏著人類無法解讀的謎團。耐熱,耐寒,對地表任何輕微的異象,比任何人類地震儀更要準確。三個月內它能不進食而絲毫不影響體內分泌。蜥蜴不僅不會迷路,甚至能在每一次同樣週期內到遠至50至80公里外的同個產卵地點去。它的本能就是活著,憑藉某種我們無法理解的自然資訊,充分配合一切地活著。人類多數喜歡篡改,並且習慣稱之為“創造”,發明了燈泡就晚上不願意睡覺,一些神秘的本能力量,早退化報銷了。

我尊敬蜥蜴。推而廣之我尊敬爬蟲,它們甚至不是什麼靈長類,卻能深度藏匿著這點堅持活著的本事。

對一直佯稱自己征服自然,然而真正研究的深度,不過如蘋果被削掉的那一層皮的厚度的人類來說,蜥蜴聰明多了。

========================================================

※我的讀後心得:也許,這也就是我們常常提到的,來自古人的智慧吧,古代人的技術,是否就是上文中所提到的,一種生物的本能??

只是我們因為演化,這種本能變成了一種所謂智慧上的,而又因為語言或者溝通,它變成可被解釋、被後代學習、可傳承下去的一種人類專屬的生存技巧。

因為大腦的演化,我們的思想複雜了,也就因為如此,很多事情,被賦予了很多解釋,而或爭議,其實,這根本沒有所謂的為什麼??

人類就是因為求知慾太強,用了太多的程序去解讀無數的事情,而有了所謂科學,每件事情的發生、原因人們總是想要得到一個原來如此,卻反而沒去想過這是否就是所謂上天賦予的“動物之天性與本能”。

因為一切的一切,都有科學可以解釋。

反正颱風來有氣象局,火災發生有消防隊,肚子餓了有餐館,有人懂的蓋房子替代幾萬年前的山洞,原本用來取暖的衣物成了時尚的象徵;走路到不了的地方有飛機船隻。

這些全人類都覺得本來應該如此的事情,很少人去想過源頭在哪裡。

其實這些,就是人類的本能,我們確實不像爬蟲,身體天生內建一些特殊機制,所以我們感覺爬蟲之奇妙,而把自己身體構造視為正常現象,我們肉身做不到的,人類開發各種器具來輔助、達成目的。

我們得到了很多,其實失去的也更多,至少孕育我們的大地之母 – 地球已經被我們這些人類侵蝕的奄奄一息了,我們反倒成為了母親的體內寄生蟲、病毒。

人類的大腦構造以科學角度的了解還不到百分之五,天曉得其他動物、甚至爬蟲的腦子想些什麼。

在〈蜥蜴的本領 – By 吳韋材與我的心得〉中有 2 則留言

  1. 之前玩過一個遊戲,叫做刺客教條,遊戲中提出了一個很有趣的假說”基因記憶”

    “我們的DNA就像一間檔案館。它不僅能夠容納來自前代的遺傳指令,還能保存記憶。來自我們祖先的記憶。”-引自遊戲中的對話

    也許,這也恰好說明了,候鳥遷徙,剛出生的動物在沒有雙親照顧下的動物知道該吃什麼,或是像文中所提及的到遠處產卵的習性了吧?

     

  2. DNA、染色體或許確實包含了記憶效應,不然,這些”本能”到底如何遺傳下去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