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1 則留言

今天‧爺爺的頭七

昨天老爸跟我說要做爺爺的頭旬(頭七),但我怎麼算都不對,爺爺是五月二十七日走的,昨天算起加上往生當天總共是第六天,怎麼會這麼快就要做呢……………..??

原來,只是做一些準備,正式的頭七則是今天(過十二點的現在,六月二日)早上開始。

昨天整天直到晚上九點,叔叔、大姑姑與二姑姑、姑丈、堂哥堂姐、大伯父與我這輩子可能見都沒見過的一些親戚都來了(我才知道原來我還有另一房的堂哥),儀式開始到結束將近兩個小時,一直到將近午夜十二點結束,然後大家聊一聊之後,住中部的就趕回去了。

爺爺在生前自己就交代過,當老人家過往之後要火化,火化的日子在六月二十一日,還是很久的日子,比起當初奶奶的土葬,爺爺選擇了最簡單的最後之路,而要把爺爺與奶奶放在一起,是爸爸與叔叔大伯父們決定的。除了因為想要讓爺爺奶奶永遠在一起之外,三十幾年前奶奶過往之後入土的地方,風水本來就不好。

奶奶在我還未出世之前就已走了,不過我小時候倒是有參與到奶奶的撿骨儀式,當初開棺之後出現了令眾人幾乎嚇呆了的場景,那就是奶奶的大體根本沒有腐化,就是人家所謂的 – 蔭屍。

當然到最後還是請人處理完了,只是那塊墓地的風水不好的問題,我們始終沒有辦法處理,隨著爺爺的辭世,長輩們就決定將兩老的骨灰放在一起。

這幾天以來,我體驗了人生必經之路,一些雖不想面對但你也非做不可的事情,其實累倒是還好,除了時間上的問題之外,並沒有什麼必須耗費體力的事情要做,但是很奇怪,這幾天睡醒總是全身都很痠痛,一直持續整天,這感覺就好像睡覺睡到一半突然被拖出去打了一頓一樣,全身都很痛…………….一直搞不清楚為什麼。

不知道是不是朋友太多,每年總是必須參加好幾次告別式,自己的朋友、一些老大哥、朋友的父母祖父母林林總總,所以我習慣了買衣服都選擇黑色系 – 送葬出門兩相宜。總以為自己已經習慣這種場面,但想不到當式場是搭建在自己家裡、客廳裡的時候,卻是完全不同的內心感受。

唉…………..逝者已矣,事情遇到了還是要去面對與處理,事情發生之後總會有回覆往常的時候,除了第一天的心情震盪之外,往後的幾天我以平常心面對,偶爾在靈堂看著爺爺的照片,回想著小時候跟爺爺相處的情形,順便跟爺爺說說話,儘管我不敢保證現在他聽不聽的到,但他生前因為有重聽的關係,有的時候很難溝通,我只能在靈堂前面也許自說自話,其實都無所謂啦。

但我的心,沒有特別的哀傷,爺爺八十八歲辭世,算是很高齡的年紀,其實,老人家可以活得更久的,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甚至我認為,似乎是爺爺自己想離開的。

在〈今天‧爺爺的頭七〉中有 1 則留言

  1. 爺爺後事辦好了  

    願他一路好走 

    相信他已經在天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